HATE、CHAT and MY HEART
說甚麼呢?
51_20100912024942.jpg 

班長A:你二次元的喔? 媽的又是個死宅男...

班長B+銘軒:2次元好啊!!

今天你來到這裏

是工作

是生活

是度過你的人生

不是開始,也不會是結束。

而只是一段過程



身旁許多朋友一個接一個退伍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了一點感觸

於是又開始胡思亂想...

退伍對他們而言代表了甚麼

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又代表了甚麼。

問起他們在軍中的生活

不外乎學弟白爛長官混蛋

裝檢一來槍支缺彈之類的

不過讓我想到的是

義務與志願之別

時間長短與心態之分....

跟老哥聊到刺槍術時...老哥也說了一句話...

[廢話,你們是去工作的當然要操。]

沒錯

這是一份工作

而我只是在受訓

這是我未來的基礎

我人生的過程

沒有任何人再逼我

這是一段我必須靠自己走完的路

雖然

當初就明白了這些道理

但是回過神來仔細的思考

卻發現自己搞錯了

這是工作

並不是在大學的時候

那種不實際的生活

那種不一定跟未來有關的生活

現在我所在的地方

正是

我工作的地方。

受訓至今

我一直將自己處在一種奇怪的狀態之下

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可能就是

雖然不是在非常專注,但也沒有打算要打混摸魚的狀況。

既不是用心學習,也不是完全放棄。

但我一直不是用工作的態度在面對現在的訓練。

自己在過去工作

總是以較輕鬆的方式來完成上面給的事務

但是現在

我似乎給了自己過多的壓力?

又或許只是因為

現在還不算在工作,只是單純的受訓?

講真的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心總是無法靜下來....



這個禮拜

因為禮拜一的時候右腳腳踝受傷

導致整個禮拜都沒跑到步

很擔心体能的下降阿...

對於心中仍有那麼一點高興不用受訓感到不是很開心

不管如何

体能的好壞將會決定我往後的日子

我不是這麼熱血的人

但我也不希望變成無法燃燒的人

所以

下個禮拜....

幹!  跟他拼了 大不了腳斷掉!!!

反正我腳的舊傷已經夠多了 不缺這一個!!!(翻桌)



最近到是有一點特別的感覺

雖然部隊上的幹部講話總是讓我很認同

現在卻有一種不像自己的感覺....

似乎有點太照著別人的步調走了...

雖然部隊生活就是這樣

但...我是不是太乖了??

老是覺得最近過得太老實,有點找不到重心

有些外在的形象對我而言應該都是虛假的 現在卻有點跑位了

有種喪失自己的意思??

真是令人搞不清楚頭緒

突然又想到些東西想補充

現在國軍的狀態還真的如同我所想像的

頗糟糕

雖然自己即將進去工作

但是有些制度了解之後感覺很失望。

這禮拜因為腳傷沒上課

甚至有一天整天都在教室休息沒外出操課

剛好也有一個腳受傷一起修養

就跟他聊了一下部隊跟我們之後要做的事情

而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

那就是

新訓是無意義的。

硬要說的話

我們其實只是參加了一個體驗營

讓軍官體驗士兵的生活

讓軍官大概了解帶兵的過程及方法

然後

就沒了。

你以為未來升官會用到?

你錯了...

因為這只是基本中的基本,根本無法成為升官的根據。

不然幹嘛要有甚麼考績  甚麼考試?

這就跟台灣的教育一樣

為了考試而讀書

確實

升官會加薪 很重要

但那又跟我們現在的新訓有何關連?

過去我總是因為有目標,因為與目標有關連,我才會有所接觸,有所追逐,有所學習。

當自己明白所謂的新兵訓練實質上的意義時

當下整個沒勁....

看著班長、排長、士官長、連長。

在做那些我覺得很普通的事務時

突然覺得

步兵其實是個很輕鬆的單位

每天睡得少又如何?

不管我現在會不會。

他所需要具備的東西並不是我想像的那麼複雜。

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太天真。

等你有待過那個階級那個地方再來說我太天真

所謂的國軍

我已經不再信任任何的"聽說"之詞

實際待過而跟我提過然後我所感覺的

就真的不是這麼的複雜,就真的只是那麼的單純。

不然怎麼會有人說進了部隊智商都變低了?

所以更讓我覺得現在的新兵訓練是很苦悶無聊沒用。

甚至有一種感覺在玩團康的感覺?

我這人就是把實戰當訓練,死了就算了。

看到這邊或許有人覺得我自以為,反正到時候出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又如何?

我倒是很希望下了部隊能有人給我來個重擊。

讓我了解台灣國軍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實力。

來到這個地方真的讓我覺得演技的重要

正如同宗祐班長說的

來到部隊裡面真的要學會演戲。

演甚麼?

演一個需要別人提醒的傻B

演一個不懂部隊規矩的人

演一個甚麼都不會的人

演一個沒有能力的人

然後

將自己會的,用在對的地方、對的時機。

這是我對演戲這部分的想法。

莫名其妙講了一堆怪東西

只覺得

有時候看著連上弟兄操課 或是跟著一起上課的時候

覺得很可笑,很無聊,很沒意義。

但是又想和他們有所共通、共事、共享的生活經驗。

一想到自己的個性

總覺得.....

總覺得...............

自己永遠帶著一個面具跟別人生活

如果成了朋友,是否就要繼續帶著這個面具??

未來的五年

虛假的五年


不喜歡被人管理

但我選擇的工作就是被人管理

那我必須演一個被管理的人

--

不喜歡被人提醒

但我飾演著需要被提醒的人

所以我才會一直被人提醒

--

不喜歡紛爭

所以從來不當面說出我真正的想法

但最後總是後悔做了這個選擇

--

我不喜歡你的口氣

我也不喜歡你的個性

但我更不喜歡跟人吵架

所以

我會閉嘴

讓你自生自滅

或許我更希望你閉嘴

讓我自生自滅

--


恩....
說甚麼呢!?

8.jpg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